主页娱乐八卦 >> 正文

姐姐,你去哪儿了

2020-11-27   来源:潍坊资讯新闻网

“姐姐,你说,读书的生活是啥样子的,好玩不?”

“姐姐,我要那双鞋,我要,我要”

“姐姐,你去哪儿了,快回来呀!”

多久了,二娃子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。看到任何的人都只是看一眼便地下了头。听别人说,这是在她姐姐死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。这么小的一个人经历了死别,这打击的确是大啊。听村里的人说,他们姐弟俩的关系很好。

这个村里,有着绵延的高山,湍急的水流,坑坑洼洼的路,住户较为分散,这里是被政府标榜为“贫困”的字头,却还没有建设到这儿。在这里,入秋的天气,也是格外的冷,孩子们没有一双遮蔽自己双脚的鞋子,有的只是拖沓大板的拖鞋。在这里,家户离学校太远,每一个孩子都要早起,走上二十几里的山路。

“弟弟,弟弟,快过来!”二娃子听到姐姐的喊声,忙忙奔到姐姐的身边。看到姐姐背着书包,他流露出羡慕,他还没有到上学的年龄,但他渴望上学。“姐姐,姐姐”高喊着,看到姐姐手中拿着一双淡红色的鞋子,新的。二娃子的眼中露出希冀,他看了看姐姐,“姐,这是哪儿来的呀?”姐姐看了看他,知道二娃子喜欢这双鞋,而且他也没有这样的一双鞋。“来,拿着,给你的,这是我们学校来的一个支教老师送的,我不需要,你拿着吧。”听到姐姐这么说,二娃子急忙拿了过来,抱在了怀里。他环抱着这双鞋,紧紧地,仿佛是一个极大的宝贝,生怕有人抢走。但是,他也看到姐姐那被冻的通红的脚丫,还颤抖着。

天还没有亮,二丫就要去上课了,她要走上二十几里的山路呢。“姐姐,姐姐”二丫回头看,二娃子气喘嘘嘘的追了上来,手里还抱着鞋。“咋的了,”“姐,你先坐下”二丫疑惑的望了望他,不过还是在一个石头上坐了下来。二娃将她的烂的拖鞋脱了下来。二娃子专注的看着姐姐的脚丫,带着通红。他用衣袖小心翼翼地擦拭了姐姐的脚,抹拭了脚底的沙子。然后将手中的鞋套在了姐姐的脚上,又用衣袖擦了擦鞋面。专注而认真,这一段时间里,没有人说话,仿佛一切都静了下来。“姐,你穿着鞋真漂亮。”二娃子看着姐姐,笑了,那样的真诚。不过二丫哭了,为这么爱姐姐的二娃子哭了。

“老板,这鞋子多少钱啊?”二丫拿起柜台中的那双鞋子,看了看,给二娃子正合适。“十三块六毛”二丫看了看手中的鞋子又放下了,这个价钱对于一个贫困山村的孩子来说,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。抓着自己的衣角搓揉着,突然,似乎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,她的眼神中流露这坚韧。再次出现的她,已经背着背篓,手上拿着由于长时间劳作而生钝的镰刀。一下一下的砍着薪柴。在这里,薪柴是可以卖钱的,用卖来的钱一定可以为二娃子买下一双鞋子。每一天,在这入秋的天气,都有一个女孩在山上,在她的旁边放着一双淡红色的鞋子,时不时的用衣袖擦拭,生怕弄脏或者损坏。而她自己却穿着那破烂的拖鞋,她的脚被各种的尖刺的植物一点点的摧残,毫不留情。狰狞的伤口足以刺痛所有人的心。只是在那一次,长期的劳累给这个女孩带来了太多的痛,头脑的一阵眩晕,她坠下了山。一点一点。她的身上被划烂,但她的脸上带着笑。这是最后一趟了,马上他就可以给二娃子买上那双鞋了。可是,悲剧终究是发生了。

今天,是姐姐的生日,二娃子偷偷把鸡蛋留了起来,在院子里等着姐姐放学。可是总是没有等到姐姐回来。当村长带着焦急走入他家时,当妈妈痛哭着瘫坐在地上嘴里喊着“二丫”时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“姐姐呢?姐姐呢?”他拉扯着妈妈的衣袖,可是妈妈只是抱着他继续哭着。二丫推开妈妈,奔跑了出去。姐姐不见了,姐姐不回来了。带着泪,狂奔着,不知跌倒了几次,不知被划破了几次,感受不到痛楚。带着歇斯底里“姐,你去哪儿了,快回来呀!”这是他在心封闭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了。

真是让人心痛的孩子,看着眼前的孩子。我试探性的说了句“还记得姐姐吗?”他颤抖了一下,抬起了头,带着哭腔“姐,你去哪儿了,快回来呀,我想你!”当时,我的心痛了,我哭了。

南阳那家癫痫医院好
宜昌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
癫痫病有哪些治疗措施呢

相关阅读


17城市

友情链接

  • 癫痫病医院    癫痫病的治疗方法    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    长沙癫痫病医院    癫痫能治愈吗    癫痫病怎么治疗    癫痫怎么治疗    癫痫病哪里治疗最好    西安癫痫病医院    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    合肥癫痫病医院    郑州癫痫病医院    北京癫痫病医院    
  • 潍坊信息网最全的资讯信息网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

   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

    Copyright (C) 1996-2016 潍坊信息网